一枝煙,女人

"到底你要我說多少次你才可以不抽煙?" 她嚴厲地問他。

男的默然不語。

"這根煙真的很重要嗎?它還重要過我?" 女的繼續問道。

男的心想:"抽煙和愛你有甚麼關係?"

他想起沒有煙抽的滋味是多麼難受;有時候,為了要抽那要命的一根煙,博取尼古丁上腦的快感,即使在嚴冬的晚上,他還是拿起外套,走到老遠的 7-11 買那包萬寶路;買了之後,就急不及待的在店舖門外拆開包裝紙,拿了一根煙,就在門外燃點起來。他深呼吸一口,讓那根燃點了的煙盡情的充滿身體,那尼古丁上腦的快感,令他的煩燥一掃而空。

"我就快被你長期吸煙的事情累得我發瘋了。你就聽我一次話好不好?不要再抽煙了!" 女的苦苦哀求著,軟硬兼施;這是女人的強項。

"這是我的習慣,我改不了;你要愛我,就要接受我的習慣。" 男的低聲地道。

"你這是甚麼習慣?你的習慣現在對我有很嚴重的影響!" 女的終於又受不住,繼續咆哮。

"那麼你不吸就不行了嗎?你不吸就會死嗎?" 女人在惱怒的時候,真的甚麼說話也說得出。

"我不會死,但我會煩燥不安;你們這些不抽煙的人是永遠不會明白的!" 男的抗議。

"有甚麼不明白的!即使煩燥不安又怎麼樣,這是一個不好的習慣呀!" 女的出口成文,理由永遠是在她那一方,卻又講得很有道理。

她已經有很多次和他為了這事爭吵了。在開始相識的時候,男的沒有告訴女的,他是一個煙鏟;他每天都要抽兩包煙,還要是駱駝沒有濾咀的那種;後來駱駝難找了,他才抽萬寶路。每次都是狠狠地吸,牙也因為吸煙過多而發黃了。

在他而言,他有很多很充足的理由令他每天都要抽很多煙:

開心時要吸煙,因為吸煙時尼古丁會馬上在腦部充滿,令腦部釋放出多巴鞍,他馬上會有被奬勵的感覺,那種飄飄然的感覺,並不像吸毒,但也很過癮的,他很喜歡這種滿足感。

在煩惱時要抽煙,因為吸煙可以令他分散注意力在香煙上。

在起床時馬上抽煙,因為睡覺時已經有八小時沒有尼古丁補充,一起來,牙也未刷,就坐在床上抽;抽第一根煙的感覺是最奇妙的,他覺得上了天堂。

在上班前抽一根煙,因為上班了,寫字樓又禁煙,所以一定要有充足的能量。

三餐吃完之後又要抽煙,古語有云:飯後一枝煙,快活過神仙!

他想來想去也不明白,抽煙和愛她有甚麼關係?抽煙只是一種生理上的需求罷了。他在想:你很頸渴,你要喝水,如果我問你要水還是要我時,你會怎樣答?

在她而言,她有很多很充足的理由令她每天叫他不要抽煙:

她是一個支氣管有問題的人。每次她一聞到煙味,她就會咳過不停,而他則沒有理會,繼續抽煙。

她很怕在房間裏聞到煙味,而且煙味又極難散去;他每次對著電腦上網或回覆電郵的時候就不停抽煙;而她則在房間裏,和香煙做緊密的朋友,每次吸氣都像是窒息一樣。

她衣櫃裏的衣服佈滿煙味,她永遠不明白為甚麼他永遠在她面前不停抽煙。

現時她望著對方,怒氣已經到了不能自制的地步,他還是在抽著煙,呆望著地下。

"我要你今天就決定,要這包煙還是要我?" 說罷,就拿起他檯頭上的萬寶路,往窗外一手就拋出窗外。

"你是否有病了?" 這一次他的怒氣直上心頭,雙方的對戰一觸即發。

"我要你戒煙,從此以後,不要讓我看到你抽一口煙,如果你繼續抽煙的話,我就和你分手!" 女的聲嘶力竭地叫喊著。

男的靜靜想著,是要她還是要煙?這的確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在他眼中看來,這根本是兩碼子的事情。

到最後,男的站起來,拿起外套,往門外走去。

他留下女的在屋中流淚。

過了三十分鐘,男的回來了,身上滿是煙味;他除了外套,就往洗手間走去。

女的急步上前,拿起男的外套一摸,觸摸到一盒硬硬的東西;拿出來一看,是一包萬寶路。

這時女的已經絕望,她開始往房間走去收拾行李。

男的無助地望著她,道:"真的沒有轉彎餘地?"

"如果你戒了煙,就回來找我;如果你不戒煙,就以後別找我!"

他很愛她,但也愛煙。

她也很愛他,但最憎恨煙,煙和她,只有一樣可以留低。

女的在深夜時分走了,留下男的在屋中,繼續抽煙。

—————————————————————————————-

"戒煙真的這麼難嗎?" 男的心想。

當然難!他以前也戒過幾次煙,最長的一次是四天,然後又受不住誘惑,繼續回復他的壞習慣。

這次和往常的數次一樣,他決定戒煙;不過這次情況和之前數次有別;這次他戒煙,是沒有人迫他的,他是在自願的情況下再試一次。

他這次決心很大,因為他覺得自己很沒有用,為了一枝煙而沒有尊嚴,連女朋友也不要他了。

上次他試那些甚麼戒煙貼,貼完之後,他只會抽更多的煙;藥房還說包得,他差點就要去藥房退錢。

這次他非常認真,他看了很多網頁,都是說些戒煙方法及心得等。

他發覺,現時市面上可供戒煙的用具不多。他最後選擇了霧氣煙及 Zybon。

霧氣煙是用電蕊推動的,它的形狀像雪茄,每天只用一個煙蕊,而一個煙蕊所含的尼古丁,差不多是一包煙的份量。

這枝霧氣煙用起上來很方便,因為它能供應尼古丁,令戒煙者產生 "被奬勵的感覺",但它又不會像香煙一樣,釋放出令人窒息的氣體;所以在室內也可以吸,而且手感極強,像真的吸煙一樣。

他買了一枝,吸了一口之後,覺得很神奇;雖然口感是淡了一點,但吸入時真的有吸煙的感覺,而且也感覺到尼古丁向腦部湧去,好像可以成為香煙的代替品。

除了這枝霧氣煙之外,他還買了 Zybon,是最近德國發明的一種戒煙藥。

這種藥的售價並不便宜,要三十元一粒,還要醫生處方;每天需要服一粒,一個月下來就是九百元了。

Zybon 本來是中樞神經藥物,後來被研究者發現,原來它也可以用作戒煙藥物,它能準確地阻止大腦傳送 "吸煙欲望"。服食此藥者,成功戒煙比率是 40%,以戒煙輔助療法來說,這個比率已經算是很高了。

他這次很有決心,不為別人,只為自己,所以他雙管齊下,誓要戒煙!

頭兩個星期,他還有點心煩氣燥,儘管用了輔助戒煙的工具及藥物已經令他減輕了不少戒煙時的不安,不過心理慾望令他思緒混亂,早上工作時還不覺得怎麼樣,但一到晚上的時候,他每秒鐘也想著落街去買那包討厭及要命的萬寶路。

有好幾次他已經拿起外套,準備出門落樓下準備買煙了,但最後還是嘆了嘆氣,將外套脫掉放回沙發上。

"還是早點睡吧!" 他心裏想著。

換回衣服,他上了床,沒有多久,他就睡著了。

———————————————————————–

一年後,他在街上遇見她。

起初大家都感到有點愕然;然後大家才開始回復心情,互相打招呼問候。

"你還好嗎?" 還是男的主動開口。

"我很好,有心。" 女的回應著。

"既然見了面,一起去喝一杯咖啡如何?" 男的主動提出邀請。

"為何不可?"  女的也想知道男的近況,因為男的自那天以後已經沒有再見她了。

於是兩個人就去了就近的咖啡店。

"你還在抽煙?" 女的問那個曾經深愛過的男人。

"戒了。" 男的說得淡淡然,就像說別人的事情一樣。

這個時候,女的從袋裏拿出一包煙,放在檯上。

"怎麼?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今天會遇到我,所以預先放了一包煙在手袋裏,等待見面時給我抽?"

女的不發一言,將一根煙放在口中,再拿起打火機燃點了那根香煙;她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後使勁地呼出煙圈。

 

(總共 598 瀏覽, 今天 1 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