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男人(一)

「一個人嗎?」他問。
「不是呀,我和朋友一起來。」她答。
就這樣,他們就開始了對話。這是一個慈善機構的餐舞會,本來她不會在這裏出現,只是她的一個中學同學沒有伴,就著她一同前來。
「一個人最需要的,就是機會;當機會來臨時,只要自己有那個能力,就會連升十級。」(龍震天)
她本身外貎很好,雖然做著很普通的職業,中學畢業,學歷不算高,但她一出生下來就很有氣質,外表好像洋娃娃一樣,身材也非常突出,身高五呎六吋,漂亮的臉龐,好像雞蛋殻一樣;也因為如此,她不停都有男生追求。
他恭敬的問她拿了聯絡電話,說有空請她吃飯;她當然樂意;而她也知道,男方在想甚麼;她雖然有男朋友,但她很鼓勵身邊對她有興趣的男生「對她有進一步的行動」。
有男朋友卻鼓勵其它男生對她有進一步的行動?對,因為她很看不起現在的男友。
就客觀條件而言,她的男朋友算是很好。人溫柔,細心,有禮貎,只是性格太純,不太懂說話,但很勤力,以及對她很好;職業是會計師,月入六萬多,也算是中產階級。
她一直對他很有不滿。因為他不懂情趣,不知道她心裏的想法,每次都要她言明,他才會照做;例如有一次他帶她到天台的酒吧喝東西,她又貪靚,才穿那件背心,短裙,一到步她就凍得要死,而他卻完全察覺不到,還問她想吃甚麼。
「吃甚麼?你知不知道我很凍?你是否先考慮我感受呢?」她怒駡道。
「哦,很凍嗎?現時又不是冬天,氣溫也有二十四度,我還在出汗呢。」男人以自己來量度對方,是很正常的;他似乎不知道一個事實,男人比女人的溫差,相差十度。
所以男方二十四度,在女方而言是十四度;十四度在天台酒吧還要在戶外,是有點涼了。
「請問你們有沒有披肩?」男生問服務員。
「先生對不起,我們沒有。」服務員答。
「你問他們做甚麼?你以為這裏是酒樓嗎?披肩,去飲打牌嗎?披肩,你給你的西裝外套給我不就可以了嗎?」他捱了一頓駡。
他心想,你一早想好,你簡單的告訴我「我很凍,你給西裝外套給我披著,否則我會著涼」不就可以了嗎?
他大抵不知道,這是女人的心事。
女人都喜歡這樣的,故意不告訴男方,如果男方覺察到,這就是細心。
不過,她雖然覺得他不細心,而且外貎也很普通,但還是跟他拍了四年拖。
原因?原因只有一個,錢。
她是極其物質化的女人,每事第一時間都是想到錢,包括感情在內,也還是想錢。
大抵在「等價交換」之中,她在想以她的條件,她可以得到更多,而今天,她似乎有機會遇到「和她同等物值」的男人了。
「喂!你在想甚麼?」他用雞尾酒杯輕輕向她晃了一晃。
「沒有呀…」她這時才定過神來。
這位男生看上去很面善,連名片上的名字也好像是在那裏聽過。
男生自我介紹:「我是天沖公司的總經理,主席是我的爸爸。」
她再看看咭片,不禁心中暗喜;天沖公司,是香港其中一間上市公司,規模很大,是香港數一數二的大企業,主力做地產,另外還有數不盡的業務。
她突然間不能反應,因為對方實在太有錢了,她真的感覺到,自己不知道要說甚麼;突然間,她很怕他問任何一條問題,因為每條問題的答案,都好像不太得體。
例如他問「你是做甚麼的?」莫非她答「在一間十個人的公司做跟單文員」?
又例如他問「平日喜歡做甚麼?」莫非她答「看電視,煲劇以及玩 Tiny Farm」?
她反應很快,與其他問她,不如她先問他。
「你平日喜歡做甚麼?」她問。
她預料他會說「高爾夫球」,「飲紅酒」,甚至乎說「駕遊艇」,「駕飛機」她都不會意外,沒有想過他道:
「追女仔。」
簡單的三個字,竟然讓她不能反應過來,說甚麼呢?附和他嗎?同意她不同意的東西嗎?那怎樣說?
「哈哈哈,真的很好呀,你的興趣很有品味,很特別」這樣嗎?
本來這樣的男人很討人厭,男女初次見面也不會說這樣的事情。但請相信,一旦對方是一個財力誇張得超乎想像以外的人時,他說甚麼,都會好像是真理一樣。
她非但沒有討厭,而且還認真的想著怎樣順著話題來討好他。
「哈哈,說笑罷了,那有這麼多時間追女仔?閒時我也沒有甚麼特別的興趣,我喜歡彈結他,以及吃東西。」反而是他打圓場。
這本來是一句無甚特別的話,但在她聽來,腦筋已經飛快在轉:
「哈,他真的是說笑而已,看他的樣子,他怎樣都不像是「興趣是追女仔」的人。」
「他人很隨和呀,閒時也和我們一樣,吃東西!」
所以,男生請看看,男生追女仔最重要的,是經濟能力;只要有經濟能力,而且是很突出的話,你大可以在對方問自己興趣時,說「我興趣是追女仔」。
就這樣,她們認識了,她很感謝她的中學同學。沒有她,她一生都不會有機會到這種場合,認識一些在她生活圈子裏幾乎不可能出現的人。
過了數天,電話響了。
鈴鈴……鈴鈴……
這是甚麼電話?2 字頭的,莫非是傳銷電話?
不過她想了一想,現時推銷電話多是 3 字頭,所以她接聽了。
「喂?」
「喂?是李小姐嗎?」一把陌生但很親切,溫柔得讓人化不開的女生聲音傳來耳邊;儘管她是女生,還是打了一下冷震。
是誰呢?
「我是,請問是誰?」她平日本來說話很快很直的,但在這時也被對方感染了,聲線也不期然變細。
人是會被同化的,很多時候,人都會受到身邊環境所影響,而作出幾乎一致的行為。
「我是天沖公司黃先生的秘書,黃先生著我致電給你,他想邀請你吃飯,請問你在下星期二是否有空?」
她幾乎沖口而出,當然有空!
不過,她還是想了一想,一問就有空,會否太過著跡了?所以她忍著,沒有即時說有空,而事實上,她當天確是沒有空的。
下星期二,正是她跟她現在的男朋友拍拖五週年紀念,他已經一早請了假,那天到深圳華僑城玩一天。
她其實對華僑城沒有甚麼好感,但又想不到去那裏,就答應了。
如今,那件事重要?
即使她真的有空,在過去的經驗來說,但凡男生約會,每次她都奉行三大原則:一,男生約會當天一定沒有空,要男生改期,突顯自己很忙;二,約會例牌遲到,讓男生等一下,突顯自己的尊貴;三,約會途中一定早走,說有下一場,以證明自己很忙,也要為男生營造一個失落的感覺。
以上三點,她一直都有遵守;只是這次,她決定違規。
因為如果她說沒空要改期,萬一太子爺說「改天再約」那豈不是壞了大事?自己只是隨便說說推掉約會,人家這麼忙,可能真的有事要推到半年之後才會見面?
於是她想了一想,望著錶,數了兩秒,就道:「哦下星期三嗎?不好意思,讓我看一下…」
再數多五秒,就道:「可以呀!」
「好的,」那邊再傳來溫柔的聲音,「就這麼約好了,當天晚上七時,我們會有車子過來接送你,請問你有甚麼不吃的,對那些食物有敏感?」
「沒有。」她答道。
「好的,再見。」秘書道。
她心中再次暗喜,這是她一生之中最重視的約會,忽然之間,她覺得一切再不重要,重要的,是把握眼前的機會,因為這個男生,可以改寫她的命運。
正值午飯時間,剛剛在中環的快餐店吃那個午餐;牛扒是靭的,怎樣咬也咬不開;飯也半冷,因為人多,一早已做好,和同事兩個人去,還要和四個陌生人坐一張六人枱,空間有限,也不方便說話。
她覺得,她將會在人生之中有巨大的變化,就從今天這個電話開始……
(未完,待續)
(後記:本來想一篇寫好的,但寫下去才發覺原來有很多東西還未說,就變成有續集了。
謝謝你觀看文章。
(總共 2,932 瀏覽, 今天 1 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