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感情系列 — 黑心男人及世紀港女的 First Dating

(進步貴乎分享,請先按上面的「讚好」幫助你潛意識加分,然後開始閱讀文章)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件真人真事,發生在我朋友身上;就是「黑心男人遇上世紀港女」。

故事固然好看,但我更想大家做的,是在看故事之餘,順便學習一些男女感情的技巧。

單獨一個黑心男人系列,已經不知有多少人追看;現時黑心男人再加上世紀港女,我覺得會很精采,而事實也是。

故事的男主角,是一個黑心男人;他是我的朋友。

他在早兩天找我吃飯,然後他告訴我:「龍師傅,我以後也不會再在香港交女朋友了。」

我問他為甚麼,他就告訴了我,他遇上一個世紀港女。

他當然不認為自己是一個黑心男人。但在我看來,他當然是一個黑心男人,因為他有經濟基礎,但多年來沒有交到女朋友。

有果,必然有因,如果他有樓有車有穏定工作,月入四萬五千而交不到女朋友,那一定有其原因。

他現時已經轉戰國內的交友網站,當中也有很多有趣故事,我容後發表。今天主要說說他在香港遇到港女這部份。

要看故事,當然先要交代女主角背景。女主角背景如下:

— 1975 年出生,37 歲
— 任職會計,月入二萬

你看以上 profile,你不難馬上想到,她的 matching type 會是:

— 月入三萬或以上,男性
— 年紀四十歲以上

因為女人多不會找收入比自已低的男人,而男人也多會找比自已年紀輕的女人,所以不難有以上 matching。

本來,月入三萬以上的男人年紀又在四十歲以上,不難作出一個 matching;但女方再加上以下兩點,我想得到男人的機會差不多是零:

— 六年沒有拍拖
— 無身材,無樣貎

奇事就在這時發生了,竟然有一個男人對她有興趣,而且還相約出來;這個人,就是我的朋友。

要做到這個 matching 真的很難,一定要有一個男人,找來找去也找不到喜歡他的女人,他才會找到這位既無樣貎,亦無身材的港女作 dating。

他們不是剛開始就約會的。拖拖拉拉了將近三個月,他們才有第一次見面。

朋友告訴我,當他一開始知道那位女生是做會計時,他心想:「會計?我最不喜歡,因為每事都計到盡算到盡。」

但他找了很多其它香港女生(不是港女,是香港女生)也沒有約會,所以他最後也提出和這位港女約會,本著「出街見面沒有所謂」的原則,他就問這位港女何時有空。

港女,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她們會扮作很忙。我朋友心想:「做會計,固定職業準時六點收工又沒有男朋友,忙得到那裏去?」

黑心男人和世紀港女的火花如下:

1. 未見過面已要查探行蹤

黑心男後來轉戰神州,自然無心戀戰香港,那港女看到黑心男不找他,問他最近忙甚麼。

黑心男免得麻煩,索性對港女道:「我因為公幹,所以去了歐洲三個星期。」

港女馬上就道:「是嗎?但我看到你常常都在線上呀!」

黑心男首先是錯愕,繼而有火,一秒間馬上回復平靜,淡淡然道:「那我在酒店也有 Wifi 的。」

港女沒有再追問。但黑心男心想:「還未見過面約會就要查探我行蹤?」

我也覺得很核突,女孩子請引以為戒。

「男人女人也是一樣,切忌不知道自己位置,而做了超越自己可管轄範圍以內的事。」(龍震天)

這個問題,用邏輯解碼也是很容易的。你問別人問題,首先要問自己:「對方聽到之後,會不會有正面快樂的感覺?」

這個問題港女問了,男方會否覺得:「噢,你真的很愛我,這麼關心我何時在線!」

另一個邏輯是:

「男人,要說的,他都會說;他不說的,就是不想說。你硬要追問,對方只會不快。」(龍震天)

2. 港女自我保護意識太強

後來男方提出了約會,港女答應了,於是就商量在那兒吃飯。

男方就道:「我看到你 profile 是住在沙田的,那我們就在沙田吃飯吧。」

女方沉默不語,過了五秒之後才道:「我不是住在沙田的。」

男方覺得很奇怪,再問道:「你不是住在沙田嗎?」

女方道:「那是我虛報的,我其實是住在太古城。」

做人一定要有自我保護意識,但不能太強,每事都太計較,太 conservative,你只會給人感覺不夠大方,而且很小家。

這個問題的重點是,你虛報的動機是甚麼呢?

我看不出,她如實在 profile 列明住在太古城,跟她現在虛報住在沙田有何分別。

男方道:「那沒有關係,我們就到太古城吃飯吧,這對你比較方便。」

女方不耐煩道:「我不要在太古城吃飯,我常常都在太古城吃飯的,太悶了!」

在這裏,我要插一句咀,我請你們都要記著:

「First Dating,無論男方提出甚麼,做甚麼都好,你都只能同意,這是遊戲規則,也是一個基本的尊重,也會讓事情發展得順利。」(龍震天)

其博奕的道理是,你每次不同意一件東西,男方就會減一次分,那減分多,發展機會自然少;那發展機會少,你乾脆不出來好了,為何又要不停被減分又浪費時間出來呢?這是很奇怪的。

你心水清,每事都用理性分析,有很多東西你根本不會做。

你可以做的,是你同意你不太同意的東西,然後你自己想想是否願意和對方發展,這樣主導權永遠在你手上,而不是在對方手上。

因此,男方也非常沒趣,就道:「那你想去那裏,你說吧,我沒有甚麼所謂的。」

女方想了一會,就道:「那我們去旺角吧。」

男方於是續問道:「你有甚麼東西想吃?」

女方又想了一會,道:「我想吃日本菜。」

男方默然。因為他是黑心男人,而這個提議也中了他的要害,因為他知道吃日本菜是很貴的;但由女方提出,他也不便推卻,於是就道:「好吧。」

到最後,女方選了一間中價的日本菜館,及後還加了一句:「這間日本餐廳我來過多次了,味道是不錯的,而且坐得舒服。」

女方提議至此,男方也只好答應,但心裏卻想著為何女方要選一間那麼貴的餐廳。

在我聽來,其實真的不怎麼貴,兩個人消費加起來還不過是港幣三百多元而已,男方絕對付得起。

3. 港女不懂怎樣由地下上四樓

約會為晚上七時半,男方在七時二十六分到達,就先到商場四樓的日本菜館拿枱,怎知道有很多人,要等十張枱。

在這裏,我又要插一句咀:

「男女約會,尤其是 First Dating,男方一定要有預備;吃飯訂枱是很基本的事情。」(龍震天)

為何不訂枱呢?我真不明白。

好了,男方到達,拿了票等枱之後,就致電給女方。男方問女方道:「我到了,你在那裏?」

女方道:「我一早已經到了,我現在上來吧。」

男方真想用粗口問候:他媽的,你一早到了,為甚麼不先拿枱?又為甚麼不致電給我?

這就是港女的 gesture:為何要我先拿枱,這樣做我豈不是很蝕底?

大家都要記著一件重要事情:

「永遠是你先對人好,讓對方先有好感,然後自己才考慮是否接受對方,這樣主導權永遠在自己手上。」(龍震天)

男方無奈,就掛線了,但已經完全沒有心情。

過了兩分鐘,港女再致電黑心男:「我不懂上來四樓呀!我現在在地下。」

在商場裏,由地下不懂上四樓?還要說自已來過多次?

地下上四樓,正是盲人摸也可以摸得到上來,為何港女會致電男方,有這句「我不懂由地下上四樓呢?」

答案只有一個:

「港女會故意做一些事情引人注意,而讓自己地位提升。」(龍震天)

女方有此一句,男方也答得妙;他道:「我行不開,因為我在等位,你自己找找吧!」

正是「架是自己拿來丟的」;你不是那個級數,你就不要做那樣的事情;反過來說,當你去到那個級數,你不用說,別人也會對你好。

到最後,港女終於上來了,男女雙方互視一眼,大家都知道大家都不是自己可以發展的對象,一餐世紀最難吃的飯就此展開….

黑心男大戰世紀港女終極結局篇

(總共 4,436 瀏覽, 今天 1 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