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 - 壽命

人的壽命是否可以計算呢?壽命又是否可以自己掌握得到?今天,就讓我帶大家去到七百年之後,看看我們的後人是怎樣計算壽命的……

*************************************************************

壽命

 

公元2708年。

「陳一凡先生,根據你的出生時間推斷,你的壽命會有一百二十四歲。你現時只是七十九歲,換言之,你還有四十四年的壽命,所以你之前買下的墓地暫時還用不著。」鄭醫生對我道。

「是嗎?準確度是多少?」我高興地回答道。

「絕對準確,你放心好了,」鄭醫生用堅定的語氣對我道,「現代科學昌明,你也知道,我們不是根據你的身體狀況來判斷你的壽元,所以是百份之一百準確的;在五百年之前,這種判斷方式被稱為算命。根據歷史記載,那時的論命方式有幾種:分別為紫微斗數,八字及鐵版神數;不過這些論命方式在當時來說都非常落後,它們只能預測命運的趨勢,並不能準確預測一個人的壽元。除著年月的過去,在五百年前開始出生時間已經不再是用幾時幾分來紀錄,而是用萬分之一秒來做量度單位;也由於有這種準確度,科學家也開始著手研究出生時間和壽元之間的關係。」

鄭醫生續道:「後來,在預測壽元的領域上終於有了驚人的突破,科學家發現了用來計算壽命百分百準確的方程式:利用出生時間,我們可以準確預測一個人的壽命多寡,而這個方法沿用至今;所以,除非是你的出生時間有誤,否則一定百分之一百準確。」

「那我就放心了,謝謝你。」我在道謝過後離開了壽元化驗所。

步出醫院後,我對跟隨我多年的阿牛道:「這次的八十歲壽酒,給我大事舖張;我要城中的議員及知名人士看到我的健康狀況;早陣子已有傳媒報導我患上不治之症,公司的股價已下滑了不少,我要澄清這些謠言,令公司股價回復原狀。」

阿牛連連點頭。

「還有,」我繼續道,「我早陣子買下的墓地在未來四十多年也暫時不需要了,幫我讓出去給有需要的人吧。」

「遵命。」阿牛恭敬地道。

我這天心情甚佳。

*            *            *            *            *

我是一個城中有名的富商,和大多數富商一樣,我最關心的,並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壽元的多少;因為金錢是不可以帶進棺材的。

我過兩天就要慶祝八十歲的壽辰了,儘管時代變遷,但這種中國人的傳統觀念還是沒有改變。八十歲代表人生步入中年階段,所以我也想在這個時候擺生日酒沖喜一下。

不幸的是,在今年的例行檢查之中,發現我的身體不大對勁,體內血液樣本白血球的數量高於標準,達到有可能患上不治之症的程度。雖然後來在進一步的測試之中確定那只是血癌而已,只需要吃兩個月的藥就能完全康復過來,但醫院方面還是建議我到壽元研究所一趟,利用出生時間來確認我的壽元,以防萬一。

由於壽元可以準確預測,帶出很多社會道德問題:因為一個人在知道自己的壽元之後,就等如被判了死刑一樣,差別只在於死刑的執行時間而已。所以,政府讓市民自行選擇對自己壽命的知情權,而實際上也沒有多少人主動去壽元研究所拿取壽元報告,因為它實在太準確了,絕沒有商量的餘地;始終確切地知道自己何時離開世界的滋味是不好受的。所以,除非是迫不得已,例如在例行身體檢查之中驗出患了不治之症,再到壽元研究所作雙重確認之外,一般人是不會想知道自己被執行死刑的準確日子的。

*            *            *            *            *

兩天後。

「黃廣生先生,」鄭醫生以凝重的語氣道,「根據你的出生時間推測,你的壽命最多只有三天,我很抱歉將這個壞消息告訴你;希望你能夠早日接受這個事實,趕快辦理身後事,你的墓地選好了沒有?」

黃廣生呆了半响,似乎一時之間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鄭醫生,你有沒有查清楚?我還是好端端的,我不感覺我會是三天之後死亡的人呀!」黃廣生和大部份人一樣,都是說著同樣的話。

「黃先生,請你冷靜一點,」鄭醫生雖然已經看過這個情況不知多少遍,但他還是耐著性子解釋,「你的出生時間顯示你的生命會在三天之後迅速消失,是突如其來的身體毛病令你離開這個世界。」

「那將會是甚麼樣的情況?」黃廣生追問道。

「很難說。有可能是意外,但大部份的情況都是來自身體內器官功能突變致死;例如心臟病,血管閉塞,腦部麻痺等等,很難一概而論。」

「一點先兆都沒有嗎?」

「沒有,而且毫無痛苦,所以不用太過擔心;我建議你可以在那一天選擇睡覺,這樣你就可以在毫無預備之下離開這個世界;不過要記住通知家人及不要鎖上房門,免得你的家人要破門入屋增加麻煩。如有需要,我可以給你一粒份量中等的安眠藥,包你可以沉睡一天而不會醒來;不過,睡了之後,以後就不會再醒過來了。」

「那墓地方面怎樣處置?」黃廣生詢問道。

「你放心好了,」這大概是鄭醫生能力範圍內可以做得到的事情了,「利用電腦選擇墓地在現今社會來說是最簡單不過的事情,關鍵只在於你是否能夠有足夠的申請資格去挑選一幅能夠令你後代生活豐足的墓地而已。因為現今科學能夠確切證實墓地的來龍,去水,坐向可以直接操控著後代的命運,也能預測死者安葬之後該戶的後代財富多寡以及生活的情況。由於政府要實施公平,公正的原則,所以每戶人家都不可富過三代,或窮過五代。墓地由政府實施中央管制,所有墓地都要經由政府根據該戶人家過去的生活情況來分配,市民沒有選擇的權利。」

鄭醫生續道:「根據資料顯示,你過去四代都是窮等人家,所以你有權選擇一個好一點的墓地,即財富,健康,婚姻及子女都是最好的那種;本來這種墓地很難求得到,千年也難得一見;但今天算你走運,因為剛巧前兩天富商陳一凡來過這裏,身體檢查報告指出他本來患了不治之症,後來我們根據他的出生時間推斷出他的壽命不只於此。他覺得之前買下那幅墓地暫時也用不著,所以他決定將墓地讓出來給有需要的人。至於運勢預測方面,請等等,」鄭醫生熟練地按著電腦上的鍵盤,注視著電腦道:「落葬於這幅墓地的人,其後代必會經歷暴發,富甲一方。」

黃廣生聽到自己落葬之後其子女會有大量的財富,心情也好了不少:「那也好,我也得接受這個事實。雖然我將會很快離開這個世界,但人終須一死,如果我死後能夠令到我的兒子享福,我也就放心了。就這樣決定吧。」

「鄭醫生,這幅墓地是否很貴?」黃廣生是窮等人家,他怕負擔不起這幅墓地。

鄭醫生道:「放心吧!今日算你走運,可以選中這幅令後人暴發的墓地。這根本不是錢的問題,好的墓地即使有錢也買不到;況且,你也知道,對於經濟有困難的人,政府是會有資助的。」

「那你就給我開安眠藥吧,我想安詳地離開這個世界。」

*            *            *            *            *

天池酒店宴會廳。

「恭喜!恭喜!陳翁,你面色真不錯呀!」我的富商朋友黃天心對我道。

在一旁的老張也引不住口插咀:「真是的,聲如洪鐘,氣色紅潤,說你活不過去的人真的有神經病!」

「還好我去了壽命研究所,他們也百份之一百確定我可以活過一百二十歲!今天也謝謝大家賞面呢,三百圍坐無虛席!」我開心地道。

黃天心道:「你太客氣了。陳翁的宴會我逢請必到,而且這是壽宴呀,喜事來的!」

老張道:「不過如此一來,你就知道了自己的壽命了,我到現在還沒有去過壽命研究所,因為我總覺得知道了自己的壽元很不是味兒的,無論壽命是長是短,對我來說也是一種無形的壓力呢。」

我道:「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最重要是健健康康,長命百歲!來來來,先飲為敬,我先敬大家一杯!」

黃天心和老張齊聲道:「今晚不醉無歸!」

我一飲而盡。突然間,我覺得天旋地轉,腳步不穩,一個不小心跌了在地上。

耳邊傳來老張的聲音。

老張緊張道:「陳翁,你沒有事吧?」

我想站起來,可是雙腳總好像不聽指揮,軟弱無力似的。

這時候,已經有很多人圍了上來,一時之間場面非常混亂。

我連說話的氣力也沒有,只覺得身子非常虛弱,心口一陣劇痛。我心想:「沒有事吧?」但就在很短的時間之中,我沒有了知覺,心跳已經停止。

我死了!

就在我死前的一秒間,我想到了很多事情。雖然時間很短,但聽別人說人在臨死前會一瞬間想到很多事情,原來是真的。

我的腦海之中回憶起三天前我到壽命研究所,鄭醫生怎樣說叫我放心,我怎樣開心到連千年難得一見的墓地也不要。突然間,我想到了一句話:「如果你的出生時間沒有錯的話,你可以活到一百二十四歲。」

「如果你的出生時間沒有錯的話!」

這句句子在我的耳邊嗡嗡作響。

莫非是我的出生時間有錯?不可能的!現在的醫院有著最精密的儀器去量度出生時間,幾百年以來從未錯過!

*            *            *            *            *

「爸爸!爸爸!你醒了?」小陶用力地搖著爸爸。

「唔

「媽媽!媽媽!爸爸還沒有死呢!」小陶開心地道。

「廣生!廣生!你真的活過來了?我真不敢相信!太好了!」黃廣生的妻子高興地道。

「我真的還活著嗎?是真的嗎?」黃廣生詑異地道。

黃廣生活下來了。

黃廣生的妻子和小陶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因為歷史上從未有過!壽命研究所的權威,比起閻羅王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數百年來從沒有一個例外!

黃廣生自己也大惑不解,他只記起在前一天吃了安眠藥,然後就睡著了,一直到第二天,兒子小陶看到他還在睡夢中夾雜著濃烈的呼吸聲,這才用力把他搖醒;沒想到黃廣生真的醒來了。

是命中註定?還是他逃過一個大劫?

*            *            *            *            *

「鈴鈴鈴鈴」吵耳的電話聲在我身邊響起。

我不是死了嗎?為甚麼還這樣清楚聽到電話聲呢?

我睜開眼睛,發覺自己身處在舒適的睡房之中:華麗而柔軟的睡床,雪白的地氈,還有那個一百吋的立體電視機,這些東西我熟悉得無可再熟悉,這正是我的房間,感覺是那麼實在,我又回來了!

我剛在夢中醒來!

「喂?」

「陳老闆,是我,阿牛,」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你約了壽命研究所的鄭醫生十點鐘看報告,現在要起床了。」

「哦,是嗎?我差點忘記了。好的,十五分鐘後在我家樓下接我。」我吩咐阿牛道。

「遵命。」阿牛和往常一樣恭敬地道。

我開始整理混亂的思緒,一時間也未能回復過來。原來我昨晚做了一個接近真實的夢,夢中我的命運和另一個叫黃廣生的人對調,所以原來不該死的我後來在壽宴上死了。現實生活中真的會有兩個人的出生時間對調嗎?數百年來還沒有出現過這種事情。

我怱忙地梳洗完畢,然後換上衣服出門。

阿牛早已在我家門前等候。

「陳老闆,你沒有事吧?看你的面色好像不太好,不是擔心今日看報告的事情吧?」

「是嗎?我沒有事。」阿牛一語道破我的心事。

不過,我的心情還是挺輕鬆的,因為我的身體檢驗報告指出,我的身體沒有太大問題,只是患了血癌而已;在吃了兩個月的特效藥之後已經完全康復,只是醫院方面建議我以防萬一,到壽命研究所再確認一下壽命而已。

我準時十點鐘到達壽命研究所。

「陳一凡先生,」鄭醫生對我道,「請你做好心理準備。根據你的出生時間顯示,你的壽命只剩下三天,你要趕快辦理身後事了。」

我整個人呆了。

鄭醫生繼續道:「除非你的出生時間有誤

壽命 - 完

 

(總共 270 瀏覽, 今天 1 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