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慈祥媽媽,我的慈祥嫲嫲

(嚴重警告:本網誌內容談及死亡,如果你會不安的話,請你今天不要看這篇網誌)
 

剛剛在今天和一個認識多年但很久不見的老朋友吃飯,一坐下,當然問他近況如何。

 
誰料到,老朋友突然對我說:「我媽患了末期癌症,現時在醫院,每天都在叫,很痛苦!」

身經百戰的我,竟然在此刻無言,想不到半句安慰說話;因為我也曾經過同樣經歷,所以完全明白。

 
只能問:「那你的家姐和哥哥回來了沒有?」(他們都身在倫敦)
 
我的老朋友說:「早就回來了,見得一天得一天。」
 
很是傷感。
 
大家靜默了數十秒,我真的想不到有甚麼說話可以說。

有想過說:「那知道不行,現時要計劃你媽媽的身後事了,是否需要介紹殯儀?」
 
媽的,真心想幫助他,但想了數次還是說不出口。

想起我的網誌。坦白說,身後事,真的是及早要預備的,即使話題是多麼掉忌也好,早準備好過遲準備。
 
回想我的嫲嫲,當年她知道患了末期癌症,醫生說她不久就會離開,那個時候,我嫲嫲還沒有甚麼問題,身子雖然虛弱,但行得,走得,吃得,還懂得和我們開玩笑。
 
我記得當時她找了牧師,選了在葬禮上要唱的聖詩,我記得那首歌是「奇妙恩典」。
 
那個時候,牧師都很絕,我記得我們一起站在嫲嫲的遺體面前,一起唱這首歌;我當時很傷心,但理性的我,不禁在心裏想:「真絕!」
 
沒有一個人是不哭的。從那時起,每次我一聽到這首歌,雙眼就的淚水就會像噴水池一樣,不是流出來,是噴出來。(理性的龍師傅也有眼淚?我不只有眼淚,我的眼淚多過你們很多人)
 
我在之前,還因為這首歌而寫了一篇短篇小說「奇妙恩典」,你有興趣可以找來看,就在短篇小說的分類之內;故事和我嫲嫲無關,但我想紀念這首歌,就說了一個故事,然後將這首歌加進去。
 
嫲嫲自少很疼我,可能是緣份吧,我做錯事,她永遠都會幫我頂,從來沒有駡過我。
 
我敢說,沒有人頂我,支持我的程度,會去到如此田地。
 
記得年少時,有一次在家開著的門口玩耍(那時沒有冷氣,大家都開門乘涼,還會和對面的小朋友一起玩。)
 
那小朋友當然不知道甚麼是危險的;我當時三歲,就將小手放在門隙之中,三雙手指伸進去。
 
突然大陣大風吹來,門急速地關上,在不到三秒鐘的時候,你會想到甚麼?
 
答案是:我的三隻手指會在一秒之間被壓碎,而且極有可能變成殘廢!
 
在這個危急的情況下,你知道我嫲嫲做了甚麼事?
 
她半秒也不想,就將她的手攝在門口之中,結果是:她斷了兩根手指,而我的手指絲毫無損。
 
在那電光火石之間,她已經想也不想,就幫我頂。
 
現在回想起來,也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
 
所以,如果是有感情的家人的話,她們要走,那種愛莫能助的心情,是難以形容的。
 
但生離死別,每個人都一定會遇到;我覺得最難過的,不是面對死亡那一刻,而是知道自已不久人世,離世之前的一段時間。
 
你看著親人痛苦,而你卻不能做甚麼,那種心情,確實筆墨難以形容萬一。
 
現時我的朋友,正是面對這個問題。
 
我想了很久,也想不到半點安慰的說話。

只能說:「我支持你,你要振作….」下刪一萬字的老土字眼。

突然在今天,我方發覺我的口才並不是那麼好的。

也想到,今天只是朋友的家人,它日朋友有事,我要說甚麼呢?

記得多年之前,我的大伯得了末期癌症,也是不久人世,我聽到父親在電話安慰他:
 
「你不要想那麼多了,放鬆自己,儘量不要想太多;多看DVD吧,看了就會分散注意力,人也會開心一點。」
 
在當時,只覺得死亡是很遙遠的事;但人長大了,身邊一個又一個親人及朋友傳來死訊,原來死亡是可以那麼的近。

人要及早預備,所以我想也是時候自已計劃一下當我的朋友真的有事時,要說甚麼了。

(對不起,這篇網誌有點傷感,但昨天聽到這消息,心裏就覺得不開心,於是就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了。)

(你是否在命運之中感到難以適應?其實未必是命不好,只是你不知道自己的整體人生藍圖和命運軌跡而已。我常說,如果連甚麼顏色,數字,方位旺自己也不知道,那人生又怎會有運?清楚了解自己一生,一定好過盲目亂撞。與其一生猜猜度度自己的命運,倒不如清楚了解自己的命運軌跡,及知道自己現時是否跟命運軌跡有所偏差。

龍師傅設有論命及堪察陽宅風水服務,紫微斗數一生論命為港幣一千八百元,陽宅風水以建築面積計每呎九元,最低收費三千八百元,歡迎致電 82040102 預約或電郵 info@masters.com.hk 查詢詳情)

 

  • 可淇表示:

    我爸爸在2011年7月31日走了, 我非常憎恨他, 覺得她一點也不疼我, 但到了死別的一刻, 親情便將所以怨恨洗走, 我見他只有一口氣, 我也哭了.  這時候很深的體會爸爸的苦. 要教我. 他無所不用其技.    世上又小了一個關心自己的人

  • Jay Chan表示:

    人生如戲,戲裡也有這些情境,有時會去想一想若自己遇到同一事時,會如何反應? 但始終針唔「吉」到肉唔知痛,想與做可能是天與地的分別,只能盡人事去準備。

  • Mephist表示:

    臺灣去年有一部很棒的電影「父後七日」,
    有提到很多傳統的喪葬習俗,
    及平常都在辦這些工作的人,
    自己面臨親人生離死別時的情感,
    不過裡面很多梗都是臺灣人才懂的一些習俗,
    臺灣現在有很多提供生前契約服務的公司,
    可以自己先把葬禮的形式,想聽的音樂等等都先安排好,
    大家也漸漸比較能在長輩面前討論這些了,
    我想事前做好一切規劃,
    總好過事後造成生者的手忙腳亂及驚慌失惜~

  • Mao表示:

    thanks for sharing

  • 小雪花表示:

    摯愛的親人離逝難免傷感,我外公外婆離逝己超過十幾年,但他們的一些點滴仍留在腦海裏。 有時候會覺得他們在上天看護著我的生活,此刻暫別但有一天我們亦會與他們相聚。雖然離去,但他們給我的回憶是長流心底。 無論是好友抑或是親如父母兄弟姊妹,
    今日不知明日事,
    即使老伴侶大多都會一先一後離去。亦常警醒自己: 珍惜這份情!

  • Joey表示:

    或者而家我地可以做, 唔止係當朋友有事時想出一d安慰的說話, 假若當自己有事時,我地仲可以為自己家人朋友想出一d安慰的說話來安慰他們, 並鼓勵自己, 我有做朋友, 40yr都未到, 就自己幫自己準備了後事, 以免將來成為家人的負擔, 我覺得好好…其實面對死亡, 我地有好多嘢可以做ge……

  • Toobe 呀蛋表示:

    這令我回憶這六年是怎樣陪她過。。。。。從知道有病,到好轉,再病發,再好轉。不只她辛苦,我們也很辛苦。所以每當好轉就盡量做想做,食想食,到想到的地方。最後她不想走,我們只好勸她走,免再受苦。總觀五年,應做也有做,盡量令她接受現實,不頹廢,好好過淨餘日子。你朋友的媽媽其實應沒有什麼期望,但求家人多點陪她,讓媽媽知道個個生活安穩便安樂。
    [版主回覆09/04/2011 21:16:00]呀蛋,謝謝分享,我也很有同感!

  • Elaine表示:

    我爸爸走了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他是有50萬元遺產(是親戚在我爸爸去世時報告我知),生前他已經用了那50萬元買了一間小的寫字樓留給我弟弟收租(我弟弟身心健全),一直都不讓我知道,我一毫子都沒有得到他的錢,不只是錢的問題,是他的不公平,令我覺爸爸不在了,我一點都沒有傷感,不用珍惜.
    [版主回覆09/04/2011 21:17:00]elainelover,  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我希望你不要到今日才知道。

  • Elaine表示:

    我是女的,他們太重男輕女了.
    [版主回覆09/04/2011 21:17:00]elainelover, 這很合理。你的說話,讓我想到:「靚女為甚麼會多人望」一樣的情況。

  • 栗子表示:

    係GA, 面對朋友呢種傷痛, 真係唔知講乜好~
    我又唔會叫佢唔好喊, 因為喊係一種情緒宣洩。想講安慰說話, 又怕觸痛個傷口, 唯有沉默~
    [版主回覆09/04/2011 21:17:00]粟子,對呀,所以對話過程也有些沉默的時候。

  • 贍儀格格表示:

    有人疼是最幸福的. 

  • >